甘孜藏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惠的初心!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9月17日 13:58

租客网推出租客惠版块后,海量商家陆续进驻,商家们也在和租客惠合作后有了不少体会。

01热干面再香,抵不过租客惠的券香

我们两兄弟从15年到深圳就开始经营这家热干面店铺,初来乍到的没什么名气,生意惨淡。我俩就凭那股热血和韧劲坚持了下来,也积攒了一些回头客,但是始终打不开更大的市场。

我们在租客网上租的房子,刚好看到租客网推出了租客惠版块,又不收我们的入驻费用,我们就赶紧加入了。之后就有不少附近的人群看到租客惠上的推荐领了优惠券过来,我们的热干面也被更多人尝到了,现在生意越来越好,收入很稳定。我们会不忘初心,把一碗碗热干面做好,把一天天日子过好,挣够了钱回老家盖房子。

——租客惠商家,热干面小铺许氏兄弟

 

02这杯咖啡是我安逸的中年况味

我曾经是深圳的一名程序员,也曾在无数个日夜里拼命挥洒过汗水,租住在温馨的小公寓里,向着未知的前程奔跑。所幸的是,专业不错的我,通过程序员的工作攒了不少钱。但是年岁渐长,身体也渐渐疲倦,我开始寻求另一种安逸的生活方式。

但是深圳这座城市太吸引我了,我还是想要留在这,所以我用身上的积蓄开了这家咖啡馆。从坐在办公室里喝纸杯咖啡,变成了坐在咖啡馆里冲咖啡。但是由于我的直男思维,不懂经营的门道,一开始的生意没什么起色,每日的进账连店租都维持不了。这时我想到了入驻租客惠,果然,不久以后,周围写字楼的白领等人群开始由租客惠关注到我的咖啡馆,我的店铺生意变的有声有色。看着每日的进账流水,我感受到了稳稳的幸福。

——租客惠商家,咖啡馆店主李先生

 

03只有渣男才健身?

有着创业梦想的我根据自己的特长开了这家健身房,我的理想很丰满,但是现实很骨感,来健身房办卡的寥寥无几,散出去雪花般的单页却很少有顾客愿意进店看看。网络上关于“健身即渣男”的热议不断,我的健身房却冷冷清清。

后来想到了利用互联网的方式来提高自己店铺的曝光率,经过多方权衡,我选择了入驻租客惠,不会收取我的入驻费用,平台给予我店铺的曝光机会也多,引流效果很不错。健身需求还是有的嘿嘿,之前是我缺乏有效的宣传途径,相信我的健身房会越做越好。

——租客惠商家,健身房店主甘先生

 

04老地方,好地方

在深圳读的大学,在校时对烧烤情有独钟,所以毕业后,我庸碌了两年就打起了开烧烤店的主意。于是我把店铺开在了我租住的小区附近,不远处也有个商区,我相信这里的客流量应该还不错,就自信满满的干了起来。

我家烧烤的味道是真不错,价格也实惠,所以还是有不少我苦心拉来的回头客照顾我的生意,但是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个客人,与我设想的火爆场景相差甚远。这些情况在我入驻租客惠之后就发生了扭转,有许多顾客在浏览租客惠时发现了我这家“宝藏店铺”,拿着优惠券纷纷过来消费。扫桌上的租客惠二维码付款,也省了许多顾客排队结账的烦恼。而且付款秒到账,收款不扣点。真真正正把我这家烧烤的“老地方”变成了“好地方”。

——租客惠商家,烧烤店主二丫

 

租客惠的初心就是帮助商家宣传品牌,提升销量,为租客网的广大租客和用户提供一个高性价比的优质生活圈,互利共惠。祝愿所有入驻商家和平台租客悦享品质生活。

相关推荐

B站的烦恼:如何平衡“破圈”与“破壁”?

本篇文章4079字,读完约11分钟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红刊财经”(ID:hkcj2016),作者红刊社,36氪经授权发布。记者|张哲编辑|李壮5月4日前夜,一条献礼青年节的《后浪》视频登上了各大社交媒体平台的“头条”,作为这条视频出品方的哔哩哔哩(BILI.O)次日即收涨5.53%,在此后连续5个交易日内,哔哩哔哩累计上涨15.35%。一时间,《后浪》的成功被视为B站“出圈”的象征,二级市场似乎也为这个逻辑买账。B站正加速破圈,也在加速商业化。在这个过程中B站经历了老用户与资本方的利益纠纷,也经历了圈层价值冲突与暴戾弹幕的袭击。聚集着年轻一代的B站承载了“中国的未来”,而B站的未来在哪里,则取决于其如何把握“破圈”与“破壁”的平衡。《后浪》刷屏,但成功营销≠成功“出圈”从《后浪》视频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刷屏,到自媒体纷纷为视频里的独白“纠偏”,再到《前浪》、《非浪》、《别浪》等反讽式仿版视频的流传,《后浪》作为一场品牌营销无疑是成功的,其效果甚至远超哔哩哔哩自己的预期。有业内评论称,这次营销让B站成功出圈,收获了一批70、80后新用户。但实际上,《后浪》的成功只是让B站的年轻化标签实现了一次大范围的传播,还远未达到出圈效果。虽然近年来B站一直在多元化的道路上试探,其内容主题从早期的动漫、鬼畜、番剧逐渐拓宽到美妆、知识、吃播、搞笑视频,又新增了直播和电竞业务,但目前B站的业务仍以服务Z世代(1995年至2009年间出生的年轻人)为主,70及80后并非B站的目标用户群。对此,上善若水资产董事长侯安扬向《红周刊》记者分析称,“《后浪》这则广告背后能够看出B站的野心,即把哔哩哔哩做成一款大众化的产品,每个人都能在这个平台上找到自己感兴趣的视频内容。只不过这次的推广更多只是让一些此前不知晓B站的人了解到了这个平台,他们可能也会下载,但是用户留存率不会很高,毕竟以B站目前的运营风格来看,高龄用户很难找到与自身兴趣相匹配的内容。B站通过《后浪》做到了‘名声’的出圈,下一步要做的就是继续深耕多元化,以保证各种风格的用户留存。但同时还不能丧失其独特风格,这对B站来说并非易事。”不过在兰慕资产风险控制官周密看来,如果把B站变成一个泯然众人的大直播平台是非常危险的,因为PUGC、UP主们和Z世代是B站运营以来的核心特色,也是其未来发展几十年的核心根基。周密告诉《红周刊》记者,B站维系用户黏性的纽带有三条,克制商业化、维护社区文化和多元内容。若急于商业化、打破社区文化的稳定,对其维系用户黏性是极为不利的。“互联网公司商业化的常规模式是广告、会员收入和抽佣,前两者会影响用户体验,第三者会影响内容生产者体验。哔哩哔哩长期以来都没有大规模商业化,依靠游戏代理收入坚持了多年。虽然亏损严重,但长期以往给用户留下了美誉。近两年,公司逐步放开商业化,但依然很克制,广告还是很少,没有会员也能观看绝大多数内容,这与其他视频平台存在天壤之别。B站在UP主的充电、硬币、直播分成也是业内最少的,甚至自己还会出一部分补贴作为激励计划,虽然不能给UP主们提供很可观的收入,但不至于招致他们不满,UP主在B站更看重的是优质流量。”周密介绍道。不失情怀的货币化?B站“站队”老用户既然要商业化,就难免遭遇资本方与用户之间的“利益纠纷”。不过对于以Z世代核心用户及UP主为核心根基的B站而言,维护用户可能比“恰饭”更重要。《红周刊》记者了解到,在哔哩哔哩4月初与聚划算合作推出的心动挑战混剪大赛中,由于存在榜单评选赛制不透明的问题引发了B站老用户的不满。一位B站老用户向记者表示,由于B站在这次大赛前期存在明显刷票现象,其提榜的视频内容质量明显欠佳,而且B站有很多同人圈老用户与该视频主角的艺人团队发生过较激烈的冲突,这直接导致很多老用户强烈抗议赛制不透明后扬言弃站。“B站要与资本方合作,要实现商业化破圈很正常,但这种混剪大赛本来是激励up主和老用户的圈层文化,如今却由于引进了资本的力量让比赛变了味,这很难不让人质疑B站是不是忘了自己的初心?”在这场“利益纠纷”中,B站很快选择“站队”老用户——其在哔哩哔哩APP中公开承认“当前活动赛制设计确实存在缺陷,导致活动出现投票播放倒挂,活动优质稿件难以展示等问题,严重影响了用户体验,也违背了我们举办活动的初衷”,并更改赛制、下架了相关视频。而B站在4月28日公布的比赛结果中,也确实没有与涉事艺人相关的主题视频入选。在B站的致歉声明下,一条高赞评论道出了B站用户的心声:“小破站(B站别称)要(营造)最好的ACG氛围、最好的up创作;拒绝饭圈化;恰饭可以,烂钱不行。”对此,侯安扬指出,当这种利益纠纷已经发生的时候,哔哩哔哩只能选择老用户。“B站特殊的社区生态本来就是围绕老用户群体建立的,任何平台都不得不在多元化和商业化的过程中面临用户流失的难题,对B站这种用户圈层十分独特的平台而言,控制用户流失更是高难度动作。所以当‘取舍’摆到台面上来的时候,B站只有稳住老用户才能稳住自己的核心根基。"安澜资本高管陈达则向《红周刊》记者表示,资本与用户之间的纷争在互联网时代很常见,而平台需要做的是为用户提供一个可以公平“开撕”的规则框架。“UGC或者PUGC平台都存在利益纠纷的问题,像在斗鱼等平台也存在大V撕大V、大V撕平台的现象,这是商业化必然面对的。所以创建一个良性的竞争机制和嘉奖机制至关重要,一个包容、开放、透明的平台,一个允许在规则框架范围内‘开撕’的平台,老用户最后是不会离开的。”尽管B站在此次“弃站危机”中稳住了老用户,但如何在未来的商业化道路上做到“不失情怀的货币化”,仍是待解的难题。“B站特有的UP主与内容消费用户的良性互动社区生态很好地做到了维系用户黏性,但光有黏性还不够,还要创造出‘主动积极的黏性(proactivestickiness)’。以爱奇艺为例,爱奇艺很多独家内容的黏性往往是被动式的,平台永远要烧钱请大牌、做爆款,而用户需要做的只是被动刷剧。当平台的爆款不够或者隔壁平台爆款更多的时候,平台就失去了用户黏性。而B站需要的是‘主动积极的黏性’,也就是通过反馈机制和激励机制的双重建立(诸如Youtube那样的广告收益分发机制),来满足up主分享、表演、出名、赚钱的基本诉求。显然目前B站对于这种激励机制做得还不够。”陈达补充道。破圈与“破壁”的平衡在过去,常年亏损的B站一直“靠爱发电”维持运营以服务核心用户;而未来,B站走向商业化与多元化的过程中,可能主要靠老用户“靠爱发电”来维护B站的核心壁垒。因此在加速破圈的过程中,哔哩哔哩将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如何做到破圈而不“破壁”,在新业务和老用户中找到平衡点。一位B站资深用户告诉《红周刊》记者,他早期使用B站主要浏览的是动漫、鬼畜及日本广播剧类的视频,那时候的B站还是一个二次元小众平台。近年来,B站的内容风格从二次元文化发展到三次元文化,再到现在基本变成一个全品类的视频网站,运营风格和用户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在B站关注了四五百个up主,除了之前因为版权纠纷导致部分up主流失以外,这些up主都在维持日常更新。不管B站因为多元化和商业化发生多大的改变,只要我关注的up主还在更新内容,我就会继续使用B站。”在很多B站老用户看来,圈层文化、优质互动已经成为维系B站与老用户之间感情的重要纽带。2017年,B站通过打造“UP主计划”开启了“去二次元化”战略,内容运营的多元化为B站吸引了大量的新增流量,这在B站去年的业绩报告中有明显的体现。财报显示,哔哩哔哩2019Q4的MAU达到1.3亿,同比增长40%。2019年,B站又开始在多元业务上发力,签约直播网红冯提莫并开拓了电竞直播等业务之后,直播业务收入同比剧增,甚至有超越游戏成为B站第一大业务的趋势。哔哩哔哩2019Q4直播收入5.7亿,同比增长183%,环比增长26%,占营业收入的比重高达28.7%,已经是除游戏外的第二大业务;而游戏业务的收入为8.7亿,同比增速只有22%,环比下滑7个百分点,占营业收入的比重约为43%。虽然直播业务的收入占比日渐起色,但对于B站来说,该业务很可能是一把双刃剑,在带来大量流量的同时,也会在不同层面伤害着公司本身、股东利益、中小UP主和忠诚用户们。周密认为,直播业务战略的发展对B站而言存在三重潜在风险。从财务角度来看,直播业务将显著增大成本压力,有可能拖累刚有起色的盈利水平,导致股价重回低迷时期;从UP主们和核心用户圈层的角度来看,大直播战略容易影响到他们的切身利益和体验,有黏性下降的风险;从商业模式角度来看,直播领域不是一个好的构建竞争壁垒的延展选择,对公司定位也有负面影响。“B站在加速破圈,也在加速商业化,但外界也有多只‘豺狼虎豹’在窥视B站的优质UP主和用户。只是成长必然会迎来阵痛,内容多元化后用户群体日益复杂,相互之间的价值观冲突有加剧之势,暴戾的弹幕逐渐增多,UP主之间互相攻击的现象也在增长,加速商业化自然也会影响用户体验,再加上破圈引起的竞争对手恐慌性攻击,B站的用户黏性是受到了一些损害的,这需要管理层更加谨慎明智的对待,尽量在破圈、商业化和维护用户黏性之间寻找平衡点。”周密进一步分析道。

2020年05月11日 11:47

租客网是怎么与经纪人合作呢?

答:经纪人可以把房源上传到租客网平台增加曝光率,平台会根据租客需求进行房源的精准匹配,平台房源求租信息与经纪人共享等。

2020年04月27日 14:46

租客网:租房怎么租?位置并不是第一考虑因素,它才是!

小编最近也是搬了新家,房子是租的,在顶楼很便宜,因为之前住的是单间,现在这个好歹也算是一室一厅吧,只不过楼层有限,但是价格便宜啊,很多人在租房的时候,都有些迷茫,自己想做的房子太贵,便宜的房子太简陋,那么什么样的房子才是我们,应该租的房子呢?其实位置并不是第一考虑因素,它才是!租房的时候,我们首先看重的的是房间的功能性,我是否准备做饭,我们是否需要重新办理宽带,或者是是否需要用大功率的电器等等之类的,比如说如果我们准备做饭,但是租的房子里没有厨房,那么做饭这事就算是没指望了,即使我们租到了有厨房的房子,那么我们要考虑是煤气还是用电磁炉,这些都是要考虑到,如果没有考虑好,那么建议先不要去交押金或者是房租其次就是考虑位置,其实很多人把位置放在第一位,小编觉得位置并不是首要的选择,大部分公司都是在市区,市区的房子很贵,但是往往失去的交通会非常的便利,我们其实可以选择稍微远一点的地方,不用挤在公司附近,这样的话还能降低租房成本,如果房子住的舒适,那么即使远一点又何妨最重要的就是租金问题,这是限制我们租房的第一关键因素!很多人租房子的时候都觉得1000多块钱一个月的房租不贵,但是等到自己真正去交房租的时候,才会发现,原来1000多的房租也很贵,因为交房租不是一个月一交,房租基本上都是按季度教,第一次交房租的时候,甚至是押几付几,比如说比较常见的押一付三、押二付三、押二付一等等之类的,就是说如果你是原本,想租个1000多块钱一个月的房子,那么你第一次可能就要拿接近六七千块钱出来,这是很多人可能没有想到的所以我们在租房子的时候一定要考虑好,不要盲目去租,不要瞎租,要考虑自身的实际情况,量力而行.(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14日 14:10